专家用历史告诉你:田黄石传统鉴别的方法,很重要!

GRAZIA红秀中文网 2019-12-02

专家用历史告诉你:田黄石传统鉴别的方法,很重要!

田黄石虽然在清初就受到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的激赏,被作为宝物赏赐给王公贵族,被篆刻成宝玺,并取得了“石中之王”和“石帝”的崇高地位。但那时对“田黄石”的鉴定标准是什么,历史文献都没有记载。到了民国时期,出版了三本研究寿山石的专著,才有了对田黄石的鉴定标准。

成书于1933年的《寿山石》,作者龚纶,他首次披露了田黄石的产地:“田石所产地,散在寿山乡一带水田底古砂层上,然非凡寿山乡之田皆出田石也,其田不经寿山溪灌溉者,既隔丘上下竟无所产”;“产于山蹊或溪岸者,名溪坂独石,质坚致而不通灵,间有水纹,肤黄水白,产于上坂田者,质较粗”;“产于中坂者,上上”;“其有作桐油地,挂皮带玄白色者,则出于下坂田,品稍劣”;“碓下坂所出,色似秋桂黄一种,质亦次丁中坂。”

专家用历史告诉你:田黄石传统鉴别的方法,很重要!

在龚纶先生的著作里,他首先言明了田黄石的产地分上、中、下和碓下四坂以及各坂所产田黄的大致特征。并特别说明,田黄石“所值,既视其色之深浅、明暗、纯驳而定”,“石之材以方、高、大为贵,石之质以净、腻、莹为美”。他虽然提出了中坂田“上上”说,却没有提出具体的标准,所幸的是他将田黄石与寿山其他名石作了比较,他说能与田黄“差可比肩者:芙蓉坑、都成坑、坑头冻三者而已。然,坑头冻有其莹澈无其温粹;都成坑似其温粹欠其凝腻;芙蓉坑得其凝腻,逊其莹澈”。在这里龚纶先生实际上给我们界定了“上上”田黄的标准,即兼具莹澈、温粹、凝膩于一身。

龚纶先生同时指出“挂皮帶玄白色者”出于下坂。上坂、中坂是否出产带皮的田黄,他没有说,但至少我们可以这样认为,那时上、中坂出产带皮的田黄较下坂要少,如果我们见到了没有“皮"的老田黄,那倒很有可能是清代或民国年间上坂或中坂的产物。

在龚纶先生之后,张俊勋先生于1934年出版了《寿山石考》,他除了重申“以其田有无受溪水所灌溉为田石有无之标准”及“中坂最贵”之外,还将田石的产地打乱,在颜色上分出高下,其标准为“色首桔皮黄、次金黄、桂花黄、熟栗黄”。他还首次提出了田黄“中牵萝卜纹”这一重要发现,使之成了鉴识田黄石的绝对标准,即“无纹不成田”

专家用历史告诉你:田黄石传统鉴别的方法,很重要!

在这之后的1939年,陈子奋先生出版了《寿山印石小志》,将各坂所产的田黄作进一步的明确说明:“上坂近坑头,所出田石质灵而色淡,仿佛黄水晶”;“中坂则质嫩而色浓,可为田石之标准”;“下坂地接连江,在都城坑下,质凝腻多作桐油色……”。陈子奋先生还指出:“田石质极嫩,中有萝卜纹,间生红格或裂痕,乡人所谓无格不成田也”。“色分黄、白、红、黑四 种”,和田石有“黄皮、黑皮、白皮”。

陈子奋先生是福州近代著名的金石家,较之龚纶、张俊勋二位先生而言,他对田黄的认识,投入了更多的自身实践,因此他的著作更具影响力,在《寿山印石小志》中,他第一次较全面地提到了田黄“中有卜纹”,“间生红格或裂痕”,“色有黄、白、红、黑四种”,而且还黄、黑、白色的石皮。这就是今天人们耳熟能详的所谓“无皮不成田”、“无纹不成田”和“无格不成田”的鉴定田黄的三个重要标准。

专家用历史告诉你:田黄石传统鉴别的方法,很重要!

都是听精于寿山石赏鉴的“彝鼎斋”主人陈宗怡口述而分别整理的。龚纶在《寿山石谱》中记述:“其品类识别,则彝鼎斋主人陈宗怡口述而笔之。宗怡盖食于寿山石五十年者,其所称引,殆靡迷罔,而修辞主乎立诚,固舍敢为景响之谈,以疑误来者。虽小道乎,博物君子,倘有择尔。”张俊勋在《寿山石考》中则称赞:“宗怡精鉴别,目之所及,乱真者唏。手之所触,谋伪者败。”这么一位“食于寿山石五十年”的经营者兼鉴赏家,是不太可能对田黄的“格”这么一个明显的特征而忽略不记的。那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时间过了几年,经过人们拼命的挖掘,无皮无格的田黄越来越少,石农就把原先不被重视的有格、有裂痕的田石都挖出来了。在书中,陈子奋先生特别注明说是:“乡人所谓无格不成田也”,即最早提出田黄要有格的恰恰是田黄石的供应者---“乡人”。而且紧接着陈子奋先生加以强调说:“格为石病,有格者自非上品!”在这里陈子奋先生传递给我们一个明确无误的信息,即“无格不成田”是一个商业化的产物。

专家用历史告诉你:田黄石传统鉴别的方法,很重要!

1982年,又出版了一本研究印石的著作,对田黄石的鉴定提出了一些新的见解,这就是石巢先生的《印石辨》。在该书中,石巢先生首次提出了石之六德,即“细、结、温、润、凝、膩”。并提出田黄石萝卜纹有六种表现形式,为鉴识田黄石提供了进一步的参照标准。

石巢先生特别强调“六德”,是因为他认为只有上好的田黄石才能兼具“六德”,而其他寿山石最好的也只能达到“五德”。用“六德”作为标准,其他石头就根本无法冒充。

  • :就是所地细密,指石分子的颗粒极细小,如婴儿之肤,用放大镜都看不出颗粒。上等 的田黄石内除了萝卜纹,没有一丁点杂质。
  • :就是石分子结合紧密,石结则光泽好,入手有滑感。
  • :是指如玉之蕴,有宝气,观其外表即以人相亲。
  • :是指如石内生泉,在手心里握一会,石头就布满细小的水珠,有如露之欲滴。
  • :就是凝灵,有一种通灵感,石凝灵即如半透明的冻状。
  • :是指肌里油溢,用手稍微摩挲一会,就像往外冒油一样,有如油之欲滴。

我们完全可以这么说,“六德”是石巢先生在总结了前人的研究成果和其后数十年人们对田黄石新认识的基础之上提出的,“六德”的提出对人们认识田黄石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专家用历史告诉你:田黄石传统鉴别的方法,很重要!

石巢先生的另一重要贡献,在于他将前人提出的田黄石确“萝卜纹”的笼统概念,加以具体分析,提出了田黄石萝卜纹的六种表现形式:

  1. 第一种,是像萝卜皮内层的纹理。网状而且长眼,且由密渐疏,有这种纹理的田黄石,是最灵凝的田黄石。
  2. 第二种,是像粽粒状,即如用糯米和碱做成的粽子,蒸熟后里面米粒似化未化的形状。这种萝卜纹有时散成条纹状。
  3. 第三种,网状,即如网眼,较第一种形状圆,又断断续续分散。
  4. 第四种,如萝卜内心的纹,亦似冬瓜内心的纹,呈不规则的大网眼状,或明或暗,或粗或细,或似从石外表渗透状。
  5. 第五种,水流纹状。
  6. 第六种,基本上不见萝卜纹,仅间有少数疏网状纹而已,这种田石极少见,是田石最凝灵者之一。
专家用历史告诉你:田黄石传统鉴别的方法,很重要!

从这些前辈先生的著述中,我们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田黄石有些有石皮,有些没有石皮,没有石皮的往往更难得。所谓“无皮不成田”是不成立的。田黄石有些有格,有些没有格,没有格的田黄更难得。如果发现是没有“格裂”的田黄,那一定是早期挖掘的田黄,所谓“无格不成田”完全是生意人的话。如果人们在购藏田黄时,囿于以上的悖论,那就会进人误区。但是有一点却是必须要牢牢记住的,那就是“无纹不成田”,萝卜纹是田黄石必须具备的绝对条件,没有萝卜纹就不会是田黄。但是在记住“无纹不成田”这句话的同时,我们还应记住张俊勋先生的另一句话:“高山掘者间有萝卜纹,凿者一、二洞亦有,固不限田黄也。”这就是说:田黄必须有萝卜纹,但有萝卜纹却不一定是田黄。

专家用历史告诉你:田黄石传统鉴别的方法,很重要!

在科学技术不发达的时代,传统鉴定田黄的方法曾经影响了几代人,至今仍然是我们鉴识田黄的重要依据。不过,这种鉴定的方法也有其局限性,一是标准难以把握,人为因素太重,往往因鉴定人员的素质、知识、精力、心情而会对鉴定结产生影响。如果碰上一个心术不正的人,他还会指鹿为马,坑蒙拐骟。二是缺少权威性,往往对一块田黄石的鉴定结果是张三说是,李四说非。让人无所适从。曾经一件值得回味的事:杭州西泠印社有一方印石,西泠印社的人认向是田黄,台湾人认为不是田黄,争辩到最后差点弄得不愉快,双方都是“高手”,究竟应孩相信准呢?这充分说明了传统的“目测”方法在田黄石的鉴定中共地位是何等的不牢固。

专家用历史告诉你:田黄石传统鉴别的方法,很重要!

还有一个故事是一块塑料冒充的“田黄”,先是在南方的一次拍卖会上亮过相。时过一年又出现在北方的拍卖图录上,底价竟然是人民币13-18万元。其实,塑料冒充是很容易鉴别的,首先它绝无田黄石那种温润凝膩的感觉;其次“人造”的东西身上,必然有小的气泡,用放大镜在强光下检查,肯定能够发现。然而,它竟两次躲过了拍卖行鉴定人员的眼睛。如果田黄石的检测,除了现有的传统鉴别方法外,再加上科学检测,用测比重、X线衍射和红外光谱分析的方法,就会立即使其无可遁形。

随着科学忮术的发展,造假的手段也将越来越高明,假冒的可能更能欺骗人的眼睛,因此对田黄石作科学的检测也将变得愈来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