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英豪 草原劲松 ------记多松年烈士

河南经济网 2019-12-02

高铁军整理 图/刘贵恒

多松年(1905-1927) ,蒙古族,又名多寿,蒙名乌力吉图。1905年4月出生于归绥市(现呼和浩特市)麻花板村一个贫苦的蒙古族农民家庭。他的父亲叫蒙克,生有二子一女,多松年是长子。1918年,多松年在亲友资助下进入归绥旧城石王庙小学读书,后转入土默特高等小学校就学。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他积极投身归绥市的反帝爱国运动。1921年秋,参与组织学生砸日资电灯公司。1922年,多松年与蒙古族姑娘云兰兰结婚,两人生有一女一子。1923年5月,在归绥青年学生抵制日货、反对“二十一条”、打“盛记洋行”的爱国运动中,多松年都活跃在斗争第一线,成为骨干。


一代英豪 草原劲松 ------记多松年烈士


1923年秋天,多松年同李裕智、乌兰夫、奎壁、吉雅泰等蒙古族青年由荣耀先介绍,考入北京蒙藏学校(现中央民族大学附属中学)学习,受到中共北方区委李大钊等的教诲。多松年很快接受了革命思想,学习《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著作,阅读《向导》、《新青年》等革命刊物。同年底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担任蒙藏学校团支部第一任书记。 1924年秋天,多松年经邓中夏、赵世炎的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蒙藏学校党支部负责人之一,成为内蒙古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在蒙藏学校期间,他积极参加中共北方区委领导的革命活动,担任北京西城区党的宣传员。1924年11月,中国共产党发起欢迎孙中山北上召开国民会议运动,多松年积极开展宣传鼓动工作,及时将党的刊物、传单、标语送到各联络点,把传单、标语张贴到大街小巷,散发到群众手中。1925年3月,孙中山先生倡导召开的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期间,多松年机警地躲开巡查的反动军警,在街头巷尾张贴“支持国民会议”、“打倒帝国主义”等标语。


一代英豪 草原劲松 ------记多松年烈士


1925年春,多松年与乌兰夫、奎璧创办了内蒙古最早的革命刊物《蒙古农民》,进行反帝反封建革命宣传,任编辑和发行人。多松年专门到蒙古族聚集的察哈尔、绥远做社会调查。多松年到达张家口市,一下了火车便去京绥铁路工会张家口分会、造币厂、电灯厂,以及一些中等学校进行调查研究。以后,他又来到了察哈尔农村牧区进行调查工作。他每天都要跑几十里路,从这个村到那个村,白天找农牧民聊天,晚上在油灯下整理笔记。 结束了察哈尔地区的调查后,多松年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归绥县(今呼和浩特市),顾不上侍候双亲、看望年幼的女儿以及思念他的妻子,他走工厂,访学校,进农村,获得了大量生动的材料,加快了创办《蒙古农民》的步伐。 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战斗,1925年4月28日,《蒙古农民》第一期编印出来了。《蒙古农民》设置了很多栏目,有“政论”、“诉苦”、“醒人录”、“好主意”、“蒙古曲”。“蒙古曲”中有这样一首诗:“张(作霖)才去,吴(佩孚)又来,街上死人无人埋!张(作霖)才来,吴(佩孚)又去,前后唱的一台戏!盼星星,盼月儿,盼人不如盼自己!”蒙古曲中还有一首诗,用生动鲜明的语言指出了当时人民群众的“三个坏命运”:天光光,地光光,军阀不倒民遭殃!天光光,地光光,王公不倒民悲伤!天光光,地光光,列强压迫哭断肠! 当李大钊看到首期印发的《蒙古农民》后,十分惊奇:“你们搞得不错,这几篇理论,联系实际,针对性强,很有战斗力,就这样办下去。”与此同时,党组织还把《蒙古农民》确定为蒙藏学校党组织的内部刊物。之后,《蒙古农民》随《向导》、《新青年》和《工人之路》等革命刊物,一同散发到了热河、察哈尔和绥远,在蒙古族群众中起到了很大的宣传鼓动作用,受到了广泛欢迎。

1925年,多松年几次参加北京声援上海五卅惨案的爱国反帝群众游行示威。同年秋加入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不久参加内蒙古农工兵大同盟,担任该盟刊物《工农兵》的编辑。1925年9月,多松年同乌兰夫、云润等被派赴苏联,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政治理论。在异国他乡,多松年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破了语言关,各门功课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他瞻仰了革命导师列宁的遗容,听过斯大林的讲演,受到过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瞿秋白的接见,更进一步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 1926年回国担任中共察哈尔特别区工委书记,专门负责领导察哈尔地区的革命斗争。 他有时身穿工人服,有时穿长袍,有时一身农民打扮,奔波在农村、牧区,活跃在工厂、学校,宣传革命理论,建立革命组织,使察绥革命斗争呈现生机勃勃的新局面。在他和工委的领导下,察哈尔地区很快建立了82个村农会、4个区农会和1个县农会,发展农协会会员近千人。


一代英豪 草原劲松 ------记多松年烈士


1927年4月,多松年作为热河、察哈尔、绥远的唯一代表,赴武汉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五次代表大会。这次大会是在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后召开的,多松年心急如焚,与其他代表一起批评了陈独秀的右倾错误,提高了对开展武装斗争的认识。会议期间,多松年结识了毛泽东、周恩来、瞿秋白等党的著名领导人和革命活动家。同时出席国民党中央土地委员会扩大会议。

会议结束后多松年返回北京,许多同志劝他不要回张家口了,在北京避一下风头。但他对革命工作放心不下,执意返回了张家口。此时张家口的警察局正到处悬赏捉拿“大共产党多松年”。多松年很快布置完工作,把一些同志隐蔽好后,化装回到了离开多年的家乡麻花板村。多松年在家只待了一会儿,就立即到归绥找到当地的党组织,向他们传达了中共“五大”的会议精神。这个时候,归绥的特务已发现了多松年,开始跟踪,他不得不经常更换地方住宿。此后,多松年又到包头以及大青山后的农村牧区,完成了“五大”精神的传达任务。在传达“五大”精神时,好多同志提醒他,暂时不要回张家口了,就在老家避避,多松年不放心张家口的工作和同志们,执意要回去传达中共五大精神,部署隐蔽工作,营救被捕同志。1927年8月,不幸因叛徒告密被捕。敌人许以高官厚禄,妄图诱使多松年叛变投降,失败后又对多松年施以皮鞭、棍棒、铁条等酷刑。多松年坚贞不屈,敌人从他口中丝毫没有得到共产党组织的秘密,用5根长达一尺的大钉子,将他活活钉死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大境门的城墙上,年仅22岁。当天晚上,多松年的同学好友朱实夫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把多松年的遗体从城楼上背下来,葬在了万泉山下沃土中。


一代英豪 草原劲松 ------记多松年烈士


1996年5月,多松年烈士故居被列入第三批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10月,建成多松年烈士纪念馆。纪念馆整体院落的东半区域为故居。故居保存现状为正房、东房和南房,是多松年青少年时代和父母生活、学习、居住的地方。纪念馆展厅坐西朝东,并排共三个展厅。中间为主展厅,展示面积90平方米,南、北展厅各60平方米。

(参考资料赛希著《草原劲松》,2011年远方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