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南子弟兵,朝鲜战场打遍美军王牌,屡变隶属保留至今的主力师

中国阀门网 2019-07-11


冀南子弟兵,朝鲜战场打遍美军王牌,屡变隶属保留至今的主力师

文/朱晓明 李开响

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29师是刘邓大军的主力师,具有坚韧不拔、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是第10军迭经整编,唯一保留至今的成建制师旅级作战部队,以诞生伟大的“纪律重于生命”模范战士邱少云而蜚声军内外。

光荣的战斗历程

29师前身为1945年10月以冀南军区6分区19团、28团、2分区25团、冀南纵队独立团在河北邯郸地区合编组建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2纵队第6旅,旅机关以冀南6分区之前方指挥部为基础,抽调各团部分干部组成。旅长王天祥、政委刘华清,下辖第16团、17团、18团和独立团,全旅4800余人。1946年1月,独立团撤销,分散补入其他各团。1947年6月,周发田任旅长。1948年5月,改称中原野战军第2纵队第6旅。1949年2月,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0军第29师,师长周发田、政委于笑虹,各团依次改称第85团、86团、87团。1950年1月,29师进入川南执行剿匪建政任务,并兼内江军分区。

85团前身为八路军129师东进纵队第1团,1940年7月编为129师新编第7旅19团。1942年6月归冀南6分区建制,1945年10月编入第6旅为第16团。该团是冀南坚持敌后斗争最老的部队之一,战斗作风勇猛果断,机智灵活,能攻善守,富有突击精神,为军、师主力团,抗战期间曾被18集团军总部授予“冀南战斗模范团”称号。

86团前身为抗战初期冀南1分区(滏河北)第1支队,1940年7月与冀南5分区青年营合编为八路军129师新编第9旅25团。同年12月,归2分区建制。1942年起精简整编,该团先缩编,后取消团部,各连归军分区直接指挥,继续坚持斗争。1944年10月,部队集中,恢复小团建制。1945年春扩编为大团,同年10月编入第6旅为第17团。该团也是坚持冀南根据地的骨干力量,善于小部队分散活动,战斗力较强,能连续作战。

冀南子弟兵,朝鲜战场打遍美军王牌,屡变隶属保留至今的主力师

◆2纵6旅首任政委刘华清上将。

87团前身为抗日大反攻前由冀南6分区故城、枣南、武城3个县大队合编组成的运河支队。1945年8月,改番号为第28团。同年10月编入第6旅为第18团。该团善于野外作战,战术灵活,并有突击精神。

29师是完整纯粹的冀南人民子弟兵,前身各部长期坚持冀南地区武装斗争,打不垮、拖不烂、扑不灭,在广袤的冀南大地上与日伪顽军浴血拼搏,为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解放战争期间,该部先后参加了上党、邯郸、聊博、定陶、巨野、甄城、豫皖边、鲁西南战役、挺进大别山、淮海、渡江战役、解放大西南等大小战役战斗156次,歼敌62479人,自身伤亡9843人。

29师首任政治首长刘华清,湖北大悟人,出身鄂豫皖红25军,参加过长征,久经革命战争烽火的考验和锤炼,逐步成长为二野军政兼优的优秀干部,率领6旅打了许多大仗、硬仗、胜仗,深受邓小平的信任、爱护和教诲。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任海军司令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2011年逝世。

浴血郑庄寨

1947年2月,为配合华东野战军进行的莱芜战役,拖住由河南商丘东援之敌主力第5军等部,刘伯承、邓小平决定采用“打敌所必救”战法,集中主力打敌驻防民权准备东进的整编第85师。刘伯承还亲自到2纵指挥部部署,令该纵攻击民权以西郑庄寨整编第85师师部,强调只要把敌第5军拉回来就是胜利。

2纵决定以4旅和6旅完成此任务,由4旅旅长孔庆德统一指挥,确定2月11日午夜正式发起攻击。郑庄寨位于民权县东站西约5公里的铁路线南侧,当时驻有敌整编第85师一个师部、1个步兵团以及工兵、炮兵、通信兵各1个营的部队,弹药充足,工事强固。

12日0时30分,4旅首先从北门和东北角,向敌整编第85师首脑机关发起冲击。突击队在火力掩护下树梯登墙,由于梯子短,连攻3次未获成功。改从寨墙矮处突击,遭敌严密火力网阻截,伤亡很大。4旅打响战斗时,6旅还未赶到攻击位置。16团为主攻团和前卫团,奔袭途中,在郑庄寨以北的刘庄,与敌整编第72师1个营遭遇。团长宋东旭当即命令2营留下,监视敌人,自己率1、3营继续向南插去。到了铁路的北边,一道很深的封锁沟又挡住了去路,当16团用秫秸、谷草填平一段深沟,越过铁路向郑庄寨南面迂回时,郑庄寨已打红了天。

冀南子弟兵,朝鲜战场打遍美军王牌,屡变隶属保留至今的主力师

◆郑庄寨战斗示意图。

12日凌晨2时,16团从西南角向敌人发起攻击,战斗相当激烈,但因梯子短也未能突破。18团从西面攻击也未成功。凌晨4时,6旅与4旅再次向郑庄寨之敌发起攻击,4旅将北门炸开了一个缺口,敌人顽强抵抗,该旅部队组织多次冲击,伤亡较大,始终不能攻入。但16团又一次组织的攻击获得成功,部队从一个爆破炸开的寨墙缺口迅速突入寨内,与敌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战场局势瞬息万变,凌晨5时,2纵接到通知,敌第5军已开始向西回援,令部队于拂晓前撤出战斗。此时,因16团电话线被炸断,前线指挥员孔庆德见各部队都未突破(也不明16团是否突破),便下令第4、6旅撤出战斗。6旅旅长王天祥只好一边派人到郑庄寨通知16团,一边率旅指挥所转移,其他各团也都撤离郑庄寨外围,开始向北集结。

天亮后,2纵部队开始北撤,此时,郑庄寨的枪炮声仍然在响着,原来16团的指战员们没有撤出来,还在与敌人顽强拼杀。纵队司令员陈再道非常震惊,6旅旅长王天祥、政委刘华清也决定不走了,准备向郑庄寨组织反击,接应16团北撤。陈再道表示同意,但向刘伯承司令员报告时,刘伯承沉默了一会儿,回复道:“不必了,再攻会造成更多的伤亡,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5军向这里进攻,我们向北撤,把5军再向北拉。”

据后来突围出来的战士讲:16团团长宋东旭率部冲进寨内后便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并直捣敌85师师部,部队先后占领了西街和敌人榴弹炮阵地,活捉了敌参谋长,缴获了榴弹炮、92式步兵炮各8门,俘敌600余人。敌人惊慌失措,四处告急求救。这时,天已快亮,我所有负责攻击任务的外围部队都已接到命令开始撤离,一些原被我军钳制的敌军得以机动,朱庄寨敌整编85师110旅抽出2个团的兵力,从东西两个方向实施向心增援。郑庄寨守敌也乘机反扑,16团处境越加不利。

接到撤退命令后,16团曾向外突围两次,均因敌人层层包围未获成功。于是就依托已占据的十几间民房和一个炮楼,发扬顽强战斗精神,连续多次击退敌人的反扑。敌人又调集部队集中炮火及轻重武器、燃烧弹等,向16团轰击,双方展开逐地逐房的争夺。16团伤亡越来越大,但干部战士视死如归,浴血奋战,每个阵地都打到剩下一个人一支枪仍坚持战斗。部队子弹打光了,就用剌刀拼,剌刀拼弯了,就用枪托砸,宁死不屈,给敌人以大量的杀伤。战至16时许,16团指挥所及2个营的指战员仅剩下200余人,再次组织突围。在敌人火力严密封锁下,最后只有40人突出重围,其余均壮烈牺牲。

郑庄寨战斗,16团不愧为主攻团,打得英勇顽强,一举突入敌师部,毙伤敌1000余人。这一坚决果敢、英勇无畏的行动,给了敌人以严厉的震慑,有力地拖住了敌主力第5军,彻底打破了它加入山东战场的计划。但16团也受到极大损失,被打掉了7个步兵连、2个重机枪连和1个迫击炮连,团长宋东旭、政治处主任于哲以下918人壮烈牺牲。

2纵离开民权,北撤黄河,指战员们心情非常沉重,6旅的同志更为悲痛,难过至极。陈再道、王蕴瑞等纵队领导来到刘邓首长指挥部作检讨,邓小平政委安慰他们:“2纵打得好,特别是16团打得好,5军被我们拉回来了。”刘伯承司令员也肯定地说:“不要难过,打仗总会有伤亡,要看全局,你们部分牺牲,换来了全局的胜利,这是值得的。”战后,调冀南6分区基干1团补入16团,很快恢复了元气,并继承和发扬了“冀南战斗模范团”的光荣传统。

鏖战羊山集

1947年6月30日夜,我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4个纵队12万人强渡黄河天险,发起鲁西南战役,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反攻的序幕。渡河后,2纵6旅首先于7月初奔袭曹县,而后于7月13日作为主攻部队围攻谢家集,在兄弟部队的协同下,全歼敌整编第66师13旅38团。此时,2、3纵及冀鲁豫军区独立旅已将敌整编第66师师部及185旅、13旅(欠1个团)包围在羊山集。部队上下求战心切,情绪激昂,攻打羊山集的信心很足。

羊山集位于山东金乡县城西北20多里处,有上千户人家,镇北面有东西长约2公里,高400米的孤山一座,有三个突出山峰,因其形状像一只坐西北、面东南昂头蜷卧的大公羊,因此得名羊山。其中,东峰是“羊头”,中峰是“羊身”,西峰是“羊尾”,“羊身”高于“羊头”、“羊尾”,能瞰制整个羊山和羊山集。该地自古屯兵,保留有明末的寨墙及日军挖掘的壕沟,羊山上修筑有很多坚固的工事和鹿砦。守敌整编第66师为国民党军嫡系部队,齐装满员,装备精良,战斗力丝毫不逊于敌王牌军整编74师。该师师长宋瑞珂毕业于黄埔3期,为陈诚“土木系”的中坚骨干,是国民党将领中精明强干、出类拔萃的人物。被围羊山集后,他一面电请援军,一面加修工事,企图依托有利地形与我决战。

7月17日黄昏,首攻羊山集打响,2纵以4、5旅为第一梯队,由羊山集西端向东攻击,6旅为预备队。两个主攻旅奋勇冲锋,敌人以密集火力阻击,抵抗非常顽强,战斗异常激烈。战至18日拂晓,在敌人强力反击下,我大部分部队撤出战斗。

7月19日夜,我军再次向羊山集发起全线进攻。因4旅在首攻中伤亡过大,2纵命6旅接替4旅担任主攻,仍由西面攻击羊山集。6旅在旅长周发田、政委刘华清的指挥下,以17团、18团为突击队,16团为二梯队,勇猛向前,打得十分顽强。18团参谋长孙济云亲自带领突击队第8连以迅猛的动作向西南方向阵地展开猛烈攻击,3排排长黄光模和7班班长吴品清带着爆破组迅猛地突破火力网,连续炸掉敌4个机枪地堡。部队猛打猛冲,不到30分钟就打开一个突破口,占领了前沿阵地。8连继续冲击受阻,伤亡较大。9连接替攻击,但是进展极为困难,连长、指导员等30人相继伤亡。7连连长梁继英以全连火力支援9连战斗,9连在7连支援下顺利突破敌核心工事,为后继部队打开了通路。在1营、2营相继投入战斗后,18团用了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就将羊山集西街全部占领。第17团主力也突破了前沿,攻占了西街北部的院落据点,守军退到十字街以东核心工事坚持抵抗。在向街中心纵深发展时,6旅战斗队形遭到羊身制高点火力侧射,难以继续强攻,遂转入与守军的逐屋逐堡近战争夺,战至20日拂晓,我各攻击部队仍未能将守敌全歼,羊山制高点仍被敌人控制着。

冀南子弟兵,朝鲜战场打遍美军王牌,屡变隶属保留至今的主力师

◆2纵6旅准备向羊山集发起攻击。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阴雨连绵,整个羊山附近成了一座水城,部队始终坚持在淹没小腿甚至水深齐腰的战壕里,我军与敌军都苦不堪言,双方成胶着对峙状态。我军及时总结经验教训,认真观察地形,现场召开干部战士座谈会进行动员,研究打法,分析前面攻击受挫的原因,攻进羊山集、全歼敌66师的信心越来越大。而敌人则外无援兵,内缺粮弹,深陷绝境,覆灭几成定局,只不过仍做困兽之斗。

7月27日,天气放晴,我军上下一片欢腾。下午18时半,各路大军开始向羊山集发起总攻。榴弹炮、野炮、山炮和迫击炮向羊山山头不停地轰击,整个羊山炮声雷鸣,硝烟弥漫,杀声震天。指战员们随着炮火延伸,猛虎般向羊山主峰和羊山集大街冲击。各个方向都打开了突破口,部队不断向纵深推进,将66师分割包围。66师依托工事抗击,打得相当顽强,与解放军短兵相接,逐屋逐堡争夺,在重要据点双方反复拉锯,近战肉搏,战斗场景异常惨烈。6旅的3个团同时投入战斗,16团、17团由羊山集西北实施突击,18团沿羊山集街道及其南侧向东突击。经过一夜战斗,羊山全部和羊山集部分地区被解放军占领。

28日拂晓,又下起了大雨,战斗仍在持续,6旅的三个团冲过镇中心继续向东发展进攻。敌66师师长宋瑞珂带领部属和3个警卫连400余人,被我18团压缩到羊山集东北角的一座高楼和两所平房内垂死挣扎。6旅旅长周发田写信劝降无果,即命令18团坚决彻底全歼敌师部。18团3营围歼敌警卫第1、2连,2营围歼敌警卫第3连,1营围歼敌师部。在我猛烈打击下,敌3个警卫连纷纷缴械投降。我1营2连指导员葛玉霞和1排长白振东带领30多人冲进敌师部院墙,打了一阵子机枪,进行政治喊话,迫使敌师长宋瑞珂、参谋长郭雨林、185旅旅长涂焕陶等军官放下武器投降。至当日中午,历时12个昼夜的羊山集战斗胜利结束。

羊山集之战是晋冀鲁豫野战军所经历的最残酷、最激烈的战斗,敌66师能够于山地防御战中坚持近2个星期,这在国共交战史上是极为罕见的。此战,6旅毙伤敌495人,俘敌师长以下1995人,合计2490人,占2纵歼敌总数的50%,此外还缴获了各种火炮54门,轻重机枪108挺,长短枪1100支,表现非常突出。战后,晋冀鲁豫野战军给6旅记集体大功一次,2纵又给17团、18团各记集体大功一次,俘获敌酋宋瑞珂的葛玉霞、白振东荣记大功。

在朝鲜战场上

1951年1月,第29师免兼内江军分区,调离第10军建制,编入第15军序列,由四川内江开赴河北内丘,改番号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兵团第15军第29师,开始换装整编。3月下旬,该师11887名指战员在师长张显扬、政委王新的率领下,由安东市跨过鸭绿江,奔向朝鲜战场。

该师入朝后,随即参加了第5次战役。在情况不熟、装备落后、仓促投入战斗的情况下,29师官兵充分发挥我军的传统战法,英勇顽强地与敌展开近战、夜战和白刃战,先后参加了围歼美军第3师和芝浦里地区运动防御的战斗,经50余天的连续作战,共歼敌3821人,击落敌机4架,击毁坦克12辆、汽车20辆,取得了入朝作战的首次胜利。志愿军3兵团通令表扬了在角纥峰坚守六昼夜给敌以重大杀伤的86团,并给86团2营记大功一次,15军授予该营“出国作战第一功”锦旗一面。

冀南子弟兵,朝鲜战场打遍美军王牌,屡变隶属保留至今的主力师

◆29师部队坚守上甘岭阵地。

1952年4月,29师随15军进入平(康)、金(化)、淮(阳)地区,接替第26军防务。29师87团配属给44师担任15军第一梯队,师部带85团和86团为第二梯队,开始构筑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体系,以粉碎敌人的进攻。针对敌人的嚣张气焰,15军决定将斗争焦点推向敌前沿,大力开展冷枪冷炮运动和小部队活动。29师虽然地处二线,但师长张显扬非常重视,亲自动员,积极培养各种狙击手900余名,分批到第一线战地参加狙击运动。85团1连战士赵泽友在狙击作战中,机智灵活,伪装隐蔽在敌人阵地前,一人打死打伤128个美军士兵,成为15军闻名全军的“好猎手”,被荣记一等功。

在秋季反击作战中,配属给44师的87团奉命攻击敌391高地,该高地是敌前哨阵地主要支撑点,威胁我15军与38军结合部的安全。10月11日夜,该团3营(500人)利用夜暗,秘密接近391高地,于22时潜伏于敌阵地前20米至200米处的草丛里。部队在行动前,对潜伏纪律、着装携具、特殊情况的处置、行动路线等重要事项,都做了明确的规定,并进行了模拟地形上的多次演练,保证潜伏万无一失。在部队潜伏期间,我不断以炮火对391高地之敌观察点和火力点进行封锁。

冀南子弟兵,朝鲜战场打遍美军王牌,屡变隶属保留至今的主力师

◆邱少云烈士画像。

冀南子弟兵,朝鲜战场打遍美军王牌,屡变隶属保留至今的主力师

◆邱少云烈士的英名镌刻在391高地上。

12日上午,有5个敌人下山检查铁丝网,进入我9连潜伏区,我被迫以一个战斗小组出击,毙敌3人。敌误以为我为小部队活动,未发觉我潜伏部队。当日17时21分,我炮兵进行火力准备,17时30分炮火延伸,我潜伏敌阵前19个半小时的部队突然发起冲击,一举攻占该高地,全歼守敌南朝鲜军9师51团8连(加强连)170余人。战斗中,9连3班战士邱少云在12日昼间潜伏期间,上午10时左右,身旁落下了敌盲目射击的燃烧弹,烈火在他身上燃烧半个小时之久,这位“伟大的战士”为了遵守潜伏纪律,为了保证整个部队的安全和战斗的胜利,忍受了难以忍受的极大痛苦,未吭一声,未动一下,直到壮烈牺牲。战后,志愿军总部先后给邱少云追记特等功,追授“一级英雄”称号。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英雄”称号及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并将他的名字刻在金化西面的391高地石壁上。邱少云以惊天地、泣鬼神的旷世壮举,为我军树立了严守纪律的光辉典范,成为全军光荣传统教育的一面旗帜。他的名字也成了英雄的代名词,被总政确认为全军闻名的8位挂像英模之一。2009年9月,他又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

冀南子弟兵,朝鲜战场打遍美军王牌,屡变隶属保留至今的主力师

◆56师营区内邱少云烈士雕像,上有军委主席的题词。

紧接着的是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29师奉命前调加强五圣山地区防御,第86团、87团配合第45师参加了五圣山前沿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的反复争夺战斗。第85团和44师亦由西方山、斗流峰阵地主动向当面之敌出击,大量牵制敌人兵力、火力,配合45师在上甘岭的防御作战。近半个月的激烈战斗中,29师取得了歼敌5500余人的显著战绩。

在朝鲜战场上,29师曾与美军陆战1师、步兵第3师、7师、25师、英联邦师和南朝鲜军第2师、6师、9师作过战,先后经历了大小战斗173次,共歼敌17714人,涌现出以邱少云为代表的英雄模范5244名。全师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也付出了重大的代价,英勇牺牲的就有1521人。

从华中到西北

1954年5月,29师从朝鲜回国,进驻湖北省花园、安陆地区,恢复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29师番号,开始了和平时期建设的新征程。该师大力开展军、政、文训练,先后多次担负施工和生产任务,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进一步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1955年2月,29师组建炮兵第323团。1956年,29师参加了军委训练总监部在河南明港组织的全军战术训练教学法演习,并受到军委首长的检阅。1958年5月,增编坦克自行火炮第45团(1968年8月调给坦克第11师)。1960年6月,步兵第29师改称为陆军第29师。

1961年6月,15军改编为空降兵部队,29师调出改归武汉军区直属领导。1962年,蒋介石企图窜犯大陆,该师按北方甲种师编制进行扩编,进入紧急战备。1964年,部队开展大练兵活动,85团7连8班获得全军班对抗射击比赛第二名,受到叶剑英元帅的接见。1965年6月,部队进行了武装泅渡长江演习。1967年2月,29师奉命进驻湖北省武汉市、黄石市、咸宁、黄冈等地区,担负战备执勤和“三支两军”任务。当年7月,该师(当时代号为8199部队)参与著名的“七二O”事件,师政委张昭剑因亲自解救中央代表王力而成为该事件的关键人物,名噪一时。1968年10月,29师划归新成立的陆军第17军建制,次年12月改番号为陆军第49师,所属各团改称第145团、146团、147团、炮兵团。1971年8月,师奉命由武昌移防河南信阳地区。1972年,陆军第17军撤销,该师又隶属武汉军区直接领导。1973年2月,师奉命由河南信阳移防湖北花园。1976年6月,49师调防甘肃省武威、古浪地区,隶属兰州军区陆军第19军,改番号为陆军第56师,所属各团改称第166团、167团、168团、炮兵团。1977年,56师先后组织了“加强步兵连对立足未稳之敌进攻”、“师坚固阵地防御”等战术演习。166团代表师参加了19军组织的军事比赛,获10个项目的7个第一名。1985年,全军进行精减整编,19军撤销,该师转隶陆军第47集团军建制领导,改番号为步兵第56师,执行北方乙种步兵师编制。

从以上演变可以看出,29师堪称我军在建国后转变隶属关系次数最多的陆军作战师,从第10军到第15军,转隶武汉军区直属,参与组建第17军,再归武汉军区,编入第19军,最后调给第47集团军,前后多达7次,颇有天马行空的潇洒,实属唯一特例。

冀南子弟兵,朝鲜战场打遍美军王牌,屡变隶属保留至今的主力师

◆邱少云生前部队参加青海玉树地震抢险救灾。

1989年11月,邱少云生前部队由甲种步兵团整编为兰州军区特种警备团。1992年8月12日,江泽民总书记在武威视察步兵第56师,为该师题词:“发扬邱少云精神,建设过硬部队。”当年10月,兰州军区授予邱少云生前所在连“纪律严明模范连”荣誉称号。1993年8月,该师组成前指率部赴宁夏西吉、青海西宁,执行维护社会稳定任务。1994年1月,兰州军区授予该部特种警备团9连“爱国为民模范连”荣誉称号,授予该连炊事班长张洪峰“人民卫士”荣誉称号,中央军委亦在当年7月给特种警备团记集体一等功。1997年6月至9月,该部奉命参加“兰—西—拉”光缆施工。1998年9月,体制编制调整,该师缩编为摩托化步兵旅,邱少云生前所在连改为该旅步兵第3营第9连。

跨入新世纪以来,这支部队坚持把“纪律重于生命”的邱少云精神作为旅魂教育部队,凝聚官兵,有力地促进了部队建设的发展进步。旅先后被兰州军区表彰为“基层建设先进旅”、“光缆施工先进单位”,2005年被四总部评比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旅党委被军区表彰为先进党委,炮兵团党委连续2年被集团军表彰为“先进团党委”,部队连续6年实现“双无”,保持了稳步发展的好势头。2010年,这个旅先后参加了青海玉树地震、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等抢险救灾,被表彰为“全国抗震救灾英雄群体”、“全国防汛抗旱先进集体”。

在长期的革命征程中,这支著名的“冀南劲旅”、“铁纪雄师”产生了一批高级将领和领导干部,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上将、武汉军区、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张显扬将军、新疆军区司令员邱衍汉中将、陆军第47集团军政委骆正平少将等就是其中的代表。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联系《党史博采》

侵权必究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